薛煜民:人對歷史文物應有敬畏之心

2021-01-18 08:23:12  來源:京廣集運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2016年5月,紙質文物修復師薛煜民收到五冊破損嚴重的《柯氏家譜》,這五冊清朝年間的古籍由於長年被積水侵蝕而硬如磐石,紙張相互粘連,多處開裂。彼時55歲的薛煜民在將古籍用清水悶潤後,用手從八成乾的殘缺處拆頁,一個月拆一冊頁,後經洗心、揭心、託心等步驟,用一年多時間修復了五冊《柯氏家譜》。...

  □ 實習記者 劉凡銆

  2016年5月,紙質文物修復師薛煜民收到五冊破損嚴重的《柯氏家譜》,這五冊清朝年間的古籍由於長年被積水侵蝕而硬如磐石,紙張相互粘連,多處開裂。彼時55歲的薛煜民在將古籍用清水悶潤後,用手從八成乾的殘缺處拆頁,一個月拆一冊頁,後經洗心、揭心、託心等步驟,用一年多時間修復了五冊《柯氏家譜》。

薛煜民在西北大學藝術學院紙本修復實驗室修復古籍

  修復文物亦是追尋記憶

  薛煜民是西安紙質類文物修復第三代傳承人,創辦了修復工作室。

  薛煜民有多年的修復經驗,每每修復文物時,他都彷彿穿梭於不同的年代間,置身於不同的時空裏,看見歲月流逝的蜘絲馬跡。他的肩上承載着父輩們的記憶,他的使命就是恢復父輩們的記憶,讓歷史文物保留原貌與本真韻味。

  “西安位於渭河流域中部關中平原,歷史上曾有十三個王朝在西安建都,由於地理和歷史的緣故,西安留存的文物非常多。”薛煜民説,紙質類文物修復能夠加固紙張,防止其破損,從而延長文物壽命,讓後人看到先人的智慧結晶。正是修復技藝的存在,才得以讓歷史記憶代代相傳。

  從字畫、古籍善本到古代書信,修復師要走進作者的內心,從間斷的隻言片語或殘缺的冊頁中尋覓到一絲痕跡,結合特定年代的生存環境,感受作者創作時的心境。

  化破損之物為不朽遺蹟

  “傳統的修復技藝並未在現代落後,相反,傳統修復技藝的可逆性更能讓文物永垂不朽。”薛煜民在修復時採用以澱粉為原料的糨糊粘紙張的破損處,用純天然的豆汁代替皮膠和明礬,為文物固色。比起機器修復,傳統技藝對紙張有無害的保護作用,同時也能增加紙張的韌性。

  薛煜民認為,修復的實質是讓文物更具觀賞性,從而讓人們認識到文物的藝術價值。紙張是藝術的載體,也是藝術本身,人對歷史文物應有敬畏之心,不能為了觀賞性不顧紙張壽命。修復就是為了把中國藝術原原本本展現出來,多餘的修復就違背了修復本義,少修甚至不修才是真正意義的文物保護。

  薛煜民説,修復師要有信念感,像審視自己過去的經歷一般對待文物的破損之處,目的不只是修補,還應讓時間的流逝過程呈現在人們眼前,讓人們彷彿回到過去,如此才是不朽。

  文物修復應具有傳承性

  2009年,薛煜民被西北大學藝術學院聘請為修復專職教師,傳授基本修復技藝。紙質文物修復課作為西北大學藝術學院的一門必修課,已有400餘名美術學專業的畢業生學習,瞭解傳統修復技藝的核心工序,在復原古籍書畫的過程中體悟到中華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。

  “文物修復的意義在於幫助古籍生命延續至今,在當今市場上展現文物的價值,體現其藝術效果,讓年輕一代在凝視古籍時體會到中華古老文明的獨特魅力。”薛煜民認為,歷代許多珍貴的書法、繪畫乃至書籍、碑拓等文物之所以現存於世,其中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世代對文物的保護傳承而付出的心力,和由此出現的傳統修復手藝。“傳統修復技藝應該儘可能地融入現代社會,這就是修復的傳承性。”他説。

  “若不能感受到文物中藴含的中華文化神韻,那麼它看起來就只是破損之物,文物之所以是不朽遺蹟,是因為我們與父輩們流淌着相同的血液,中華文化的底藴是我們生命的底色。”薛煜民説,縱然歲月流逝不捨晝夜,但紙質文物修復工作承載了許多歷史記憶,自己也在工作過程中不停打磨稜角完善自我,感覺時間就在此停駐。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薛煜民 歷史文物 敬畏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京廣集運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京廣集運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